同性戀生活方式真的很快活嗎?

1861年之前,在英國犯同性戀可能被判死刑。事實上,因同性戀而被判入獄的可能性近至1967年才告消除。在這方面,許多現代國家的歷史也不相上下。

可是,近年來的法律和人們的態度已有極大轉變。例如,美國加州一位三藩市市長候選人承諾委任同性戀者為市政局委員,委任人數按同性戀者與市民的比率選出,即佔百分之15左右。結果,同性戀者在投票方面支持這位女性候選人。
現時(美國)社會上有不少知男女是頗為公開的同性戀者。許多傳教士自認是“同性戀者”而公開鼓吹這種生活方式。同性戀再不像以往一般被視為可羞的行為了。它已獲得若干程度的“體面”。

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基督教國教士和牧師的權威已受到挑戰。人們不再毫無疑問地接受教會所説。他們要求更大的自由,尤其是在道德方面。

教會堅決反對同性戀的傳統遂成了主要挑戰目標。聖經對這件事的言論現時已被説成與這個二世紀無關。許多宗教權威在壓力之下屈服,捨棄了聖經而公開歡迎這種‘新道德’。

加拿大的英國教會大主教所採的態度便是典型的例子。他評論説:“我們沒有修改聖經。我們已試圖對聖經作更深刻的了解。……除了在這個罪惡世界加以約束之外,同性戀的自覺是沒有犯罪的。”

“解放”到甚麽程度

完全鏟除宗教限制的時候豈不是到了嗎?現在豈不是摒除社會責難的時候嗎?不少人作這樣的想法,並且企圖使男人和女人從他們所謂私人生活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在變革的風氣之下,‘同性戀解放運動’遂在構想和醖釀中。

可是,對許多人説來,這種新發現的自由是短暫的。它的“祝福”絶不純淨,它所應許的快樂也是個幻影。

加拿大蒙特利爾一間獨立福音小教會的牧師佛蘭西斯·高米爾綜述他作為同性戀者的生活。他以同性戀者顧問身分承認“大多數同性戀者並不像有些人所聲稱一般快樂和善於適應,他們是絶不快樂的人。”他補充説:“不少人甚至自殺。”

羅馬天主教會在英國出版的《同性戀者牧養照顧入門》一書指出:“同性戀者缺乏自尊心和寂寞的苦惱是異性愛者雖非不能,也是很難了解的。在男女混雜的普通社會中,同性戀者自覺有如陌生人。”同時:“不少同性戀者發現他們的寂寞生活乃是重擔。”這種無法適應與同性戀者熱心追求的“解放”無疑大為不同。

同性戀的原因何在?

那末,人又為甚麽會變成同性戀者?有甚麽背境使同性戀者的數目不斷增多?這乃是近年來激烈爭論的問題。

上述的羅馬天主教報告評論説:“多數青年似乎要通過一次同性戀傾向甚强的時期;但感情的成長卻可使這個階段終止。”餘歲乃是一段緊張時期。少男和少女在這段時期往往發覺難於泰然自若地彼此交往。因此我們時常見到他們分成兩大陣營——由全男性或全女性組成。

他們大多數在性生活方面都能作出必需的調整和獲致平衡。但是,很可悲地,其中有不少陷阱。英國責任協會秘書論到這點説:“這項運動的積極分子大聲疾呼向青少年發動同性戀攻勢使我們擔憂。據美國馬斯特和莊生所作的調查透露,有壓倒性的證據表明同性戀行為是後天學習得到的。”

大專學校是發展同性戀的天然温床,在英國牛津大學傳閲的《小藍皮書》中,學生們發表意見説:“不少同性戀者在大專學校攻讀時開始‘露面’(意即公開承認為同性戀者)。他們也許是初次離家的,或者想逃避某些壓力和期望。此外,學生對同性戀者益寬容和開明,至少在表面上是這樣。”

蘇格蘭格拉斯哥大學出版一本題為《同性戀實況》的免費“同性愛”指導書,書中提出勸告説:“你若發現自己在性方面吸引性别相同的人,最好是加以接受。”據報一位憤怒的家長説:“此種刊物毒害了許多青年學生。”換句話説——同性戀是既可以學習,又可以防止的。

基督以前的聖經

聖經能幫助我們嗎?它與現代生活和道德觀的改變有關嗎?既然現時還有許多人尊重它的權威,我們試考慮它有甚麽説法。

摩西律法是絶不含糊的。利未記一書曾兩度清楚聲明禁止同性戀(同文也嚴禁亂倫和獸姦)。利未記18:22説:“‘男人不可與男人同寢,像與婦女同寢一樣。這是可憎的。”

犯了這種罪獲致甚麽懲處呢?利未記20:13説:“兩人都做了可憎的事,必須處死。他們要自行承擔喪命的血債。

從這章經文看來,顯然在將近4000年前,同性戀已為人充分了解和實行。同時耶和華上帝已採取堅定立場加以反對,以保持純真崇拜。同性戀絶不是上帝所嘉許的生活方式。

基督教希臘文聖經的主張

早期基督教會在這件重大的事上採取甚麽立場呢?使徒保羅以真誠和坦率的口吻論及同性戀。哥林多前書6:9-11記載他的話説:“你們不知道不義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王國嗎? 不要受迷惑了。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通姦的、做孌童的、同性戀的、偷竊的、貪心的、醉酒的、咒罵的、敲詐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王國。你們有些人從前也做這樣的事

在寫給提摩太的信中,保羅在提摩太前書1:10再次論及同性戀。早期基督徒無疑把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這種變態行為視作嚴重事件處理。保羅在致羅馬基督徒的信中解釋這種行為的原因時作出結論。

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恥的慾。他們女的改變了身體的自然功用,做出違反自然的事,男的也無視女人的自然功用,男人和男人彼此貪戀,慾火焚身,做出猥褻的事,結果在自己身上受盡這種敗行所當得的報應。”——羅馬書1:26,27。

議論紛紜的英國教會在報導“同性戀的關係”時作出以下的評論:“保羅所謂‘不自然’(逆性)意即在上帝的創造模式中,人類這樣行是‘不自然’的。一切同性戀行為都與上帝的創造計劃背道而馳,正如一位作家所説,‘在創造的背境中,所有同性戀的關係都是不自然的關係。’”

報告的結論説:“證據似乎清楚表明同性戀行為是受譴責的。在許多人看來,問題就這樣解決了。他們會拿着聖經清楚指出上帝對這種行為的不悦,它無論在甚麽環境之下都是不對的,尤其是基督徒,因為他們承認聖經是受上帝感示的叢書,是人類生活行為的權威指南。”

聖經的主張十分明確。雖然不少人企圖為同性戀生活方式辯護,但聖經的事實卻是無可置辯的。人的創造主知道甚麽對人最為有益豈不是很合理嗎?我們豈不應仰望生命之源去學習在生活上怎樣取悦他嗎?

人如果要選擇這種生活方式,他充分表明自己不愛造物主,不愛他的伴侶,最愛的只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