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痛失親友的人——安慰經歷流産的母親

蒙娜已有幾個兒女,但她仍然很期待下一個孩子出生。在嬰孩出生之前,她説她「已經跟他玩耍,跟他説話,甚至做夢也見到他。」

孩子還沒有出生時,母親跟孩子已經形成很親密的聯繫。蒙娜繼續説:「我的孩子蕾切爾·安妮曾將我肚子上的書踢開,讓我在晚上睡不着。我還記得她第一次輕微的踢腿,很温柔地,好像向我撒嬌一樣輕輕推我一下。她每次移動都讓我很感動。我很熟悉她,甚至知道她甚麽時候感到痛,甚麽時候感到不舒服。」

蒙娜繼續叙述:「醫生起初不肯相信我,結果已經來不及了。他勸我不要無緣無故地擔憂,但我感覺到孩子已經死去了。那天她突然猛烈地轉身,到第二天已經沒有生命了。」

蒙娜的經歷並不罕見,僅在美國,一年就有大約一百萬女子經歷過流産

很多人都不知道,對母親來説,胎兒流産是個歷久難忘的悲劇,也許一生都無法忘記。例如韋羅妮卡在年老時回憶她年輕時經歷過的流産,很清楚記得她那個從母腹出來時已經死去的嬰孩。這個嬰孩活到第九個月,長到6公斤重,在離開母腹前兩個星期已經死去了。她説:「對母親來説,生下一個死嬰是個可怕的經歷。」

旁人往往不能理解為甚麽這些母親感到那麽痛苦,連其他女性也不一定能明白。一位婦人曾經流産而失去了她的孩子,她説:「很遺憾,在事情還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之前,我從來不能理解那些有過這種經歷的朋友,對她們的痛苦一無所知,既不體恤,也不明白。同樣地,我現在也覺得别人不能了解我的感受。」

對悲傷的母親來説,另一個難題是,她認為丈夫不同情她,沒有她一樣深深感到失去孩子的悲痛。一位妻子表達自己的感覺説:「當時我對丈夫感到分失望。在他看來,我跟沒有懷孕過沒有分别。他沒有體驗到我所經歷的悲痛。他對我的恐懼深感同情,但卻不理解到我的悲痛。」

對丈夫來説,這種反應也許是很自然的。他不像懷孕的妻子一樣曾經跟胎兒在身體和感情上親密聯繫。但他肯定也有失落。最重要的,是夫妻應該感到他們正在一同受苦,雖然大家痛楚有所不同,也應當彼此分擔。如果丈夫把悲痛的感覺隱藏起來,妻子就可能認為他麻木不仁了。因此,要一同流淚,互訴心聲。要表明你們比以前更需要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