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翻譯God?“上帝”抑或“神”?

上帝”與“

(駁福音書局出版的小册《上帝或神》)

“萬民各奉己神的而行,我們卻永永遠遠奉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名而行”——彌迦書4:5。

關於聖經上應用的中國名詞,本當由中國人自己審定,信義會卻去請教外國人,這已經是笑話,又拉上許多外國的神學領袖,拉丁文專家,有名的神學家,教育家,著作家,並博學者,以謂這些人根據互相探討的結果,編成報告,“對於中國的宣教師必是很有價值的”(見第1,2頁)其實並不相干,理由是:外國人對“中國國語效法”究竟能懂得多少?到後來,他們又將“此問題弄到羅馬去解決”,由教皇來作最後的“斷定”,這似乎已默認教皇有“萬不能錯誤”的威權了。(參看第6面)

不知道是那個自作聰明的中國宣教師(當然有魔鬼在背後播弄)對教皇作這樣的暗示:“上帝這個名詞自古為中國居首位的偶像”,“不過是那物質的諸天和它的權勢”,於是教皇就在一七零四年“斷定上帝二字一例不合用”。其實“神”這個名詞,才是各種偶像的通稱,例如灶神門神之類。教皇不願意用“上帝”這名詞,卻叫那聖者與普通的神相等(以賽亞書40:25;45:5,6,14,21;48:11)

不錯,“上帝”二字是“固有的名詞”,别的神都不能用,也不能妄用。(見第4面)

中國人有時稱“上帝”為“天”,往往使人誤會到那“物質的諸天”,但“上帝”二字是指那位有意旨,有神格,統管萬有的大主宰,決沒有人發生誤會。

神是一個普通名詞,有真神假神的分别。若單用一個“神”字,很容易使人誤會,到底是指那一位神呢?因為魔鬼在聖經裏稱為“這世界的神”,承受上帝道的人也可以稱為神,天使也稱為神。(哥林多後書4:4;約翰福音10:35;詩篇8:5)所以論及真神的地方,用“上帝”確比單用一個神字要明朗得多了。

希伯來文elohim就是“大能者”的意思,不一定是指真神“上帝”,有許多地方也指假神,或諸神。(因為這字也可以用作複數)若一概運作“上帝”固然不對,但一例用“神”也不適當。(見第二面)上帝是真神,聖經稱他為萬神之神。(申命記10:17)使徒保羅也説,神有許多,但上帝只有一位(哥林多前書8:5)“就是父,萬物都本於他,我們也歸於他。”

中國古代聖人對於上帝的認識雖然淺薄模糊,但將“上帝”二字稱那至大至尊獨一的真神,卻並沒有錯誤,也沒有偶像的意味。(見第15面)雅典人敬拜“未識之神”,保羅對他們説,他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那一位,正是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上帝——天地的主。(使徒行傳17:22,29)利瑪竇的見解很不錯。他説:“上古時代的中國人敬拜上帝之時,即敬拜真神;所以現今的中國人,只管恢復其祖宗純正的崇拜”。可惜中國的信徒反倒不明白。“所有的偶像本來毫無權柄可得這‘上帝’的稱呼,所以理當將這稱呼給予真神”。這話實有見地,不當以“守舊派”目之。(見13面)。

本來中國人之敬拜多神,是由於後來的帝皇,假聖人以神道設教為名,才拜起各樣的神祇來。可是“上帝”這名詞始終是中國人“對於凡有神格者之最高尚的觀念”。(見第14面)中國人不敢將“上帝”這名詞用至低的“菩薩”和假神,古代聖人很慎重的將這至大至聖的名,保留下來,給予獨一的真神,因為“外邦的神都屬虚無”,本不配稱用“上帝”這名詞,“惟獨那名為耶和華的是全地以上的至高者。”(見23面)

神學家反對用“上帝”這名稱,説是“中國至高至貴的偶像”,且引用詩篇96:5,但那節聖經説:“外邦的神都屬虚無”,並沒有説,“外邦的上帝”是虚無呀。(見第15面)

希臘文theos與希伯來文elohim一樣,都指一般的神。但新約的作者用希臘文字是很慎重的。凡指真神的地方,都加上一個“定冠詞”article(ho),使名詞成為特殊化。譬如ho theos在敬虔就是the God(指上帝),有時單用大寫為God與a god(指普通的神)是有分别的。若一例譯作“神”非但不對,而且很不方便,又容易使人發生混亂。(見31面)

就是德文的gott(指一般的神)和er Gott即敬虔的the God和希臘文的ho theos一樣,後者應譯“上帝”。

所以凡論到真神的地方一例譯作“上帝”,若單用一個“神”字,“一定會令聽者把真神和假神認作一位”,“便犯了律法中的頭一條命令”:(見16面)但“上帝”二字無論在何處,都不能當作假神解。(見15和25面)

“上帝”二字,按着字面,既是“上面或高處的統管者,”(見23面)除了指“真神”以外,還能指地上的統治者麽?所以説“上帝”二字沒有包含神格的意義,(見25面)這話不對。單就這一個“上”字,已暗示上帝是有神格的,因為世上的帝皇,無論如何狂妄誇大,決不能稱為上帝,也不敢自稱上帝。

英文的god可以譯作“神”,有時指真神不妨譯作“上帝”,比較清楚些,因為上帝也是一位神,上面已經説過。但是God或the God最好都譯作“上帝”。(見24面)舊約英文尚有Lord和LORD的分别,後者是指耶和華。參看A,R,V的譯本。

中國人所崇拜的對象, 一列都稱為“神”,如灶神門神之類,因為神是普通名字。但“上帝”二字是專指冥冥中一位最高最聖超乎萬神之上的主宰,不是偶像。中國人雖不認識這位上帝的性格和旨意,但古代聖人都不許人將這名字濫用在偶像身上。一到上帝二字,莫不起敬畏之心,悚然不敢稍存猥褻的念頭。所謂“目所視,所指”,所謂“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那裏有一點偶像的觀念。

我們以“上帝”二字稱真神,用不着“加以明確的界説”。(見30面)讀者聽者決不會弄錯,把上帝當作假神,或偶像,惟有單用“神”一個字,才能使人混亂,因為“神”是普通的名詞Common noun,“上帝”是“專名”。Proper noun我們若能把中國古代聖人所不認識而敬拜的那位上帝,按照聖經發揚而廣大之,使中國人對於一向所崇拜的上帝獲得明確的觀念,正如保羅對雅典人所發揮的,並指示他們怎樣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他,不是到禮拜堂裏用嘴唇和儀式拜他。

中文聖經裏有許多地方,因譯者不明真理,不知道“上帝”和“神”這兩名詞正當用法,就譯得很不通。譬如説約翰福音1:1:“太初有道(耶穌),道與上帝(希臘文為ho theos, the God指耶和華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theos,a god應譯“一位神”。(參看Emphatic Diaglott)詩篇45:6“上帝阿,(elohim應譯‘神’,或‘大能者’,見第三節,指基督耶穌)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指耶和華),就是你(指基督)的上帝,用喜樂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這段經文裏的三個elohim都被譯作“上帝”,譯法總算是“劃一的了”,可是讀的人總覺有點莫名其妙。

還有約翰福音10章耶穌説,“我與父原為一”。猶太人以謂他説了僭妄的話,“你是個人,反將自己當作上帝(原文為theos,a god應譯“神”)耶和華從未自稱為上帝。所以駁覆他們説:“你們的律法上豈不是寫着:我們曾説你們是神theos,gods麽?(舊約為elohim)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若那些承受上帝ho theos,the God道的人尚且稱為神theos,父所分别為聖,又差到世間來的,他們自稱為上帝ho theos,the God的兒子,你們還向他説,你説僭妄的話麽?”提摩太前書3:6“上帝在身顯現”,在原文為OE應作(他),但這個希臘字有點模糊,好像是OE即theos(神)。基督稱為“大能的神”,所以譯作“上帝”完全錯了。腓立比書3:6:“他本有上帝theos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theos同等為强奪的”。按原文應這樣譯:“他本有神的形像,卻不以强奪的行為想與上帝同等”。參看Emphasize Diaglott。

《安慰報》1941年刊第十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