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痛失親友的人——怎樣在生活上適應悲痛?

邁克回憶父親去世時的那段子,他説:「我感覺壓力很大,要努力控制自己的感情。」在邁克看來,要表現男子氣概就要壓抑自己的悲痛。可是他後來意識到自己錯了。因此當邁克朋友的祖父去世時,邁克知道要怎樣做。他説:「如果事情發生在兩三年前,我就會拍拍他的肩頭説,『要勇敢一點。』可是,現在我卻輕觸他的膀臂説,『你有甚麽感覺就順其自然好了,這樣你會好過一點。如果你想我走,我就走。如果你想我留下來,我就為你留下來。不用害怕表露自己的感覺。』」

瑪麗安娜在丈夫去世時也感到壓力要壓抑自己的感情。她回憶説:「我最關心的是要為别人立下好榜樣,以至我根本不容許自己有正常的感覺。但後來我看出,為了别人而强裝堅强,對自己沒有甚麽幫助。我開始想想自己的處境,於是對自己説,『如果你想哭,就痛快地哭一場好了。不要假裝堅强。要把內心的感情宣泄出來。』」

邁克和瑪麗安娜都認為:要任由自己悲痛他們的想法是對的。為甚麽呢?因為宣泄感情是必需的。將感情宣泄出來能解除你所受的壓力。把感情自然地流露出來,加上了解和正確的知識,有助於明白你自己的感情。

當然,人人表現悲痛的方式都不一樣。例如,親友突然去世,跟親友經歷長期病患後去世,對在生的人來説情況不一樣,感情的反應也不一樣。但一件事是肯定的:壓抑自己的感受,對身體和感情都有害。將悲痛宣泄出來會健康得多。怎樣宣泄呢?聖經有一些切合實際的勸告。

宣泄悲痛——以甚麽方法?

談話可以是個很好的紓解方法。約伯的兒女都死於非命後,自己又遭遇其他的打擊,然後他説:「我厭惡自己的生命。我要盡吐自己的憂慮, 訴説內心的苦惱!」(約伯記1:2,18,19;10:1)約伯不再壓抑自己的痛苦。他需要把心中的抑鬱抒發出來;於是他「盡吐」憂慮。

找一位有同情心,願意耐心聆聽你傾訴的「真朋友」,將自己的感覺向他吐露,可以為你帶來不少舒解。(箴言17:17)把經歷和感覺用言詞表達出來,往往能較容易了解和應付這些感覺。如果聽你説話的人也曾經痛失親友,但已經成功應付過來,也許能給你一些切合實際的建議去幫助你應付。一位母親解釋她的孩子去世時,她跟另一個曾面對類似痛苦的女子交談,如果得到很大的幫助,她説:「我知道别人也經歷過同樣的悲劇後仍然能恢復過來,過精神健全的生活,重新過有意義有秩序的生活,的確很鼓勵我。」

如果你發覺跟人談自己的感受會侷促不安,那又可以怎樣做?掃羅和約拿單戰死之後,大衛作了一首充滿感情的輓歌,將他的悲痛表露無遺。這首哀歌最後被收錄在聖經裏的撒母耳記下。(撒母耳記下1:17-27;歷代志下35:25)同樣地,有些人發覺用文字把自己的感受表達出來比較容易。一位寡婦説,她把感受寫下來,幾天後把她寫的話讀一次,發覺有助於抒解自己的抑鬱。

無論是談話抑或寫作,把感受表達出來都可以幫助你消解悲傷,也可以幫助你澄清誤解。一位母親解釋説:「我和丈夫聽聞有些夫婦在孩子夭折之後離婚收場,我們絶不想這樣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因此每當我們感覺憤怒,想埋怨對方,我們就坐下來談談,化解難題。我們這樣做讓我們的關係更親密。」因此,把自己的感受坦誠地表露出來,能幫助你明白對方,雖然大家都感到悲痛,卻可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

能幫助人消解悲傷的另一方法是哭泣。聖經説,「有哀哭的時候」。(傳道書3:1,4)親友去世無疑是令人流淚的時候。流下悲傷的眼淚是復原過程的一個必要部分。

一位年輕女子解釋,她的母親去世時,她的密友怎樣幫助她應付悲痛。她回憶説:「我的朋友隨時給我援。她跟我一起哭泣,一起交談。我能够公開表露自己的感受,這對我十分重要。我盡情痛哭也無需感覺尷尬。」(羅馬書12:15) 你也不應當覺得流淚是一件羞恥的事。正如聖經裏有很多記載,忠心男女,包括耶穌基督,也公開流下悲傷的眼淚,也毫不感到尷尬。(創世記50:3;撒母耳記下1:11,12;約翰福音11:33,35)

也許你會發覺你的感情有點難以預測。你也許會突然流淚。一位寡婦發覺,上超級市場購物時她會禁不住哭起來,因為她以前常常與丈夫一起購物,特别是當她慣常地伸手去拿丈夫喜歡吃的東西時。要對自己有耐心。不要覺得你必須强忍住眼淚。要記住,流淚對悲傷的人來説是很自然和很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