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寶訓》——「我來不是要廢除,而是要實現」

在登山寶訓中,耶穌表示他深愛上帝的道,深深尊重他定下的律法。他說:「不要以為我來是要廢除律法先知的話[即全本希伯來文聖經。我來不是要廢除,而是要實現」(馬太福音5:17)

耶穌的言行跟當的猶太宗教導師截然不同。耶穌説時候將到,人們不再在耶路撒冷聖殿崇拜上帝。(約翰福音4:21)他把他的教導比作「新酒」不能裝在「舊皮袋」裏。(路加福音5:37)耶穌也與「收税人和罪人」一同進食。並且在每週的安息施行治病奇蹟。(馬可福音2:13-17;3:1-5)這種行為沒有違反上帝的任何律法,但卻與猶太傳統背道而馳,這些傳統是被猶太人視為比希伯來語聖經還重要。稱為密殊拿的古猶太法典聲稱:「遵守抄經士的話比遵守律法寫下的話重要得多。」(《公議會》,11:3,丹比爾譯)法利賽派希律黨徒把耶穌看作違犯上帝律法的人,因此甚至在耶穌講出登山寶訓之前,他們已暗中謀害耶穌。(馬可福音3:6)

可是,上帝兒子向他的聽眾保證,他來不是要「廢除」律法。他既沒有廢掉律法的誡命,也沒有聲稱任何部份是以色列人不再需要遵守。相反,耶穌來是要「實現」上帝的法律。他是一個無罪的人,他完美地遵守律法,「服從至死,甚至死在苦刑柱上。」(腓立比書2:8;希伯來書4:15;彼得前書2:22)他為了作贖價而死去,也應驗了律法祭牲所預告的事。(但以理書9:26,27;希伯來書10:1-9)

耶穌不但實現了律法的條文,而且實現了律法背後的精神。律法禁止了犯罪的行為,耶穌卻指出促成罪行的態度。例如,上帝的律法禁止兇殺和姦淫;但耶穌表明,人如果對人懷恨在心或對婦女起了淫念,這些念頭最終會導至犯罪。(馬太福音5:21,22,27,28;雅各書1:13-15)此外,耶穌為了人類的益處而自願犧牲生命,成為了愛心的最高典範,聖經將這種愛稱為「完全體現了律法」。(羅馬書13:8-10;參閱約翰福音15:13)

耶穌在他的訓示中繼續説:「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都消逝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絶不會消逝,倒要全部實現。」(馬太福音5:18)

根據《王國隔行譯本》,耶穌在這裏説的「實在」,希臘語原文是「阿們」(Amen)意即「確實如此」。耶穌身為上帝的受膏兒子、應許的彌賽亞,他當然能保證他們所說的話全都是真實的。(參閱哥林多後書1:20;啟示錄3:14)

上帝的律法甚至「一點一畫」也要成全。耶穌用的是希伯來語,「一點」是希伯來語的其中一個字母,讀音是「約特」,相等於英語字母Y。希伯來語的另一些字母是由一小畫、兩小畫、或幾個小點組成的。抄經士和法利賽派很重視上帝律法的字句和字母,把「一點」和「一畫」都看得意義重大。一本希伯來語歷史模仿上帝的語氣說過一句話:「所羅門和一千個像他一樣的人會消逝,但我絶不許你(摩西五經)的一個小點消逝。」

上帝律法甚至連最微小的部份也不可能不實現,絶對沒有可能,比「天地都消逝」更加沒有可能。聖經表明天地會永遠存留,耶穌的話的意思就是「永遠不會發生」。(詩篇78:69;119:90)

耶穌進一步強調他非常尊重上帝的律法,他說:「所以,誰觸犯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人同樣做的,對天上的王國來説,他就叫做『最小的』。誰遵行這些誡命,又把誡命教人的,對天上的王國來説,這個人就叫做『大的』。」馬太福音5:19。

一個人可能做了犯法的行為而「觸犯」一條誡命。一個人也可能因為鼓吹人不要服從某些律法而「觸犯」一條誡命,這種行為被視為比自己實際犯法更惡劣。猶太生在律法之下,自覺要受上帝的律法約束。當律法之約仍然有效時,這個律法就是是上帝對他的子民的要求。人如果違反律法,或鼓吹人違反律法,就會被視為「最小的」,意思是他們會被視為反叛上帝。(參閱雅各書2:10,11)

律法的目的是要引導以色列人歸向彌賽亞,服從上帝王國的主要統治者。(加拉太書3:24;以賽亞書11:1-5;但以理書7:13,14)因此,違抗上帝律法的人,在那些想進入上帝王國的人當中是「叫做『最小的』」,這些人絕不會進入上帝王國。(馬太福音21:43;路加福音13:28)

另一方面,那些盡力遵守摩西律法的人在與屬天王國的關係上會被「叫做『大的』」。他們便是接納耶穌為彌賽亞和後來蒙召與他分享王國的人。(路加福音22:28-30;羅馬書8:16,17)頗有趣地,聖經把這些王族中人稱為「大人」。(箴言25:6;路加福音1:32)

耶穌繼續發出的言論可能使他的聽眾很驚訝,他說:「我告訴你們,你們要不是比抄經士和法利賽派正義,就絶不能進天上的王國。」(馬太福音5:20)

耶穌當日的「抄經士」是一些特別飽學律法的人。他們當中有些隸屬撒都該派,但許多抄經士均屬於法利賽派。法利賽派對形式上的清潔、分一捐和其他宗教責任提出了苛刻的要求,遠超過摩西的律法的規定。(使徒行傳15:5)

這些宗教領袖們對於獲致公義持有狹隘,律法主義的觀點。他們相信遵行律法上的字句是純粹出自行為的。根據猶太傳統,他人每次遵守了一項誡命,他便立下一次「功勞」。犯罪一次便是負了「罪債」一次。功大於罪使人成為「公義」,罪債太多便使人成為「邪惡」。

可是,這種律法主義的觀點與上帝的公義標準相差甚遠。(羅馬書10:2,3)他們很少留意到發展美好的品質如愛心、公平、謙卑、仁慈和忠信等。但上帝卻把這些品質看得比守法律規條更為重要。(申命記6:5;利未記19:18;彌迦書6:8)耶穌有良好的理由喊叫說:「抄經士和法利賽派啊,你們這些虚偽的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把薄荷、蒔蘿、大茴香,交納十分之一,律法上更重大的事,就是公正慈悲、忠信,反而漠視了。」——馬太福音23:23;參閱路加福音11:42。

基督徒要「比抄經士和法利賽派正義」。據耶穌說,一切渴望真正崇拜上帝的人必須「用心靈按真理崇拜天父」。(約翰福音4:23,24)他們的崇拜不僅是外表上按照律法規條的敬虔舉動,而是以「心靈」崇拜,這是由充滿信和愛的內心所推動的。——馬太福音22:37-40;加拉太書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