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寶訓》——「在天上積存財寶」

耶穌勸人不要在崇拜方面弄虚作假,接着他提醒門徒要避開物質至上的陷阱,他說:「你們不要再為自己在地上積存財寶,地上有蛀,有銹蝕,也有賊挖洞來偷。」(馬太福音6:19)

耶穌很清楚人有信賴物質資財的傾向,所以他勸聽眾「不要再」這樣做,因為地上的財富並沒有恆久的價值。人積聚的無論是貴重的衣物、金錢或其他財物,通通都會朽壞。例如「」可以蛀壞貴重的衣物;金銀可以「銹蝕」。(雅各書5:1-3)這些東西除了會朽壞,也有被偷去的危險。在古代巴勒斯坦,房屋的牆壁大都是用泥造的,竊賊可以把牆挖穿,進屋內偷竊。

因此耶穌說:「要為自己在天上積存財寶,天上沒有蛾蛀,沒有銹蝕,也沒有賊挖洞來偷。」(馬太福音6:20)「在天上」積財,意即在上帝面前有行善的良好記錄,而這些記錄是不會隨時間過去而朽壞的。使徒保羅勸勉富有的基督徒要「行善,在善事上富足,慷慨大方,樂意施與,為未來穩妥地積成美好的根基,為的是抓緊真正的生命。」(提摩太前書6:17-19;提多書3:8)

耶穌告訴我們為甚麽要避免物質至上的精神,他説:「你的財寶在哪裏,你的心也在哪裏。」(馬太福音6:21)一個人的「財寶」就是那些他視為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他的「心」,就是他做決定的動機,還有他的慾望和感情,都會集中於這些東西之上。如果人的心在這個世界的財富那裏,他跟上帝的關係就會受到影響,因為上帝要求人「全心樂意」事奉他。(歷代志上28:9;馬太福音22:37)

為了幫助聽眾避開物質至上的陷阱,耶穌說了兩個比喻。他首先說:「眼睛是身體的。要是你目光單純,全身就都光明」。(馬太福音6:22)

眼睛稱為「身體的燈」是很適當的,好像俗語説眼睛是靈之窗,人靠着眼睛才能看得見光。「目光單純」,意思是焦點集中,這樣的人不會東張西望,卻會專注於重要的東西上面。人將焦點集中在某件東西上面,就會因而影響整個人的思想態度以至價值觀。如果人專注於遵行上帝的旨意,他的「全身就都光明」。他會在生活的各方面為上帝增光,他的生活智慧也能使身邊的人得益。(箴言4:18,25-27;馬太福音5:14-16)

耶穌繼續說:「要是你目光邪惡,全身就都黑暗。」(馬太福音6:23)「目光邪惡」的人,出於貪念,將注意力集中在錯誤的事物之上。(馬太福音5:28;彼得後書2:14)一個人如果專注於追求物質財富,他的「全身就都黑暗」。貪財的心會令他做錯誤的決定,結果在生活各方面都會出問題,陷入屬靈的黑暗中。使徒保羅説:「一心要發財的人,就落入引誘,跌進網羅,陷於許多不智而有害的慾望裏,使人沉沒在腐敗和滅亡中。貪財是一切禍害的根源,有些人一心貪財,就誤入迷途,離開信仰,用許多痛苦把自己刺得遍體鱗傷。」(提摩太前書6:9,10)

為了說明這件事的嚴重性,耶穌接着說:「要是你裏面的光原來是黑暗,那是多麼黑暗啊!」(馬太福音6:23)所有人生來都不完美。(羅馬書5:12)可是,人如果誤用了自己的眼睛,把注意力放在錯誤的地方,情形就更糟了。貪財的心會把他的一生毁掉。(箴言28:20)耶穌指出,人如果因為貪愛錢財而放棄跟上帝的關係,「那是多麼黑暗啊!」(馬太福音13:22)

然後耶穌說了第二個比喻:「一個人不能做兩個主人的奴隸。他不是討厭這個,喜愛那個,就是忠於這個,輕看那個。」(馬太福音6:24)

《登山寶訓》的聽衆都很熟悉奴隸制度摩西律法有很多規定跟奴隸有關。(出埃及記21:2;利未記25:39-46)奴隸的主人可以要求奴僕全力為他服務。(路加福音17:7-10)有趣的是,《密西拿經》談到「屬於兩位主人的奴僕」所擁有的權利,表明當時的確有些奴隸同時屬於兩個主人。關於耶穌對這個問題所作的評論,《新約神學辭典》説:

「馬太福音6:24和路加福音16:13假定一個奴僕有兩個主人,兩個主人有同等的擁有權,可以要求奴隸作同等的服務。這種情形是有可能發生的,看來也實際存在。事實上,有些奴僕被其中一位主人釋放,卻仍屬於另一位主人,以致他們一半是自由人,一半是奴隸。在這種雙重奴役的關係上,奴僕不大可能對兩個主人表現同樣的專注,特別是,如果兩個主人的意願和權益出現矛盾時。耶穌以當一般人所用的措辭去論及這件事,說奴僕會喜愛一個主人,討厭另一個,意即對另一個的感情沒有這麼深。」

耶穌強調比喻的要點說:「你們不能又做上帝的奴隸,又做財富的奴隸。」(馬太福音6:24)這句話並不是說有錢是不對的,耶穌只是強調,人又做財富的奴隸,又想專心事奉上帝,是不可能的。真正愛上帝而渴望事奉他的人必須輕看財富,不受世俗的目標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