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甚麽科學證據支持聖經挪亞洪水的記載?

挪亞方舟、挪亞洪水都可以找到很多符合科學的證據。

挪亞子降下的水

挪亞洪水的水是從哪裏來?創世記的記載説在第二段創造時期(或第二“日”)當地球的大氣層形成時,在‘天空以下有水,天空以上也有水。’(創世記1:6,7)空氣之下的水就是地上的水。空氣之上的水則是高懸在地球上空的巨量水氣。這些水就是“浩瀚深淵的源”,在挪亞的日子墮下。(創世記7:11,12)

聖經説水降下時,“水勢浩大,覆蓋全地,普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洪水比山高出七米,山嶺都淹沒了。”——創世記7:19,20。

挪亞日子降下的水仍然留在地球,只是聚在一處,形成深海。只要翻開世界地圖,就能看見地球的表面百分之71被水所淹蓋。只有百分之29是陸地。陸地的平均高度只是海拔一哩半,海的平均深度卻是兩哩半。地球的水極多,足以淹蓋全地。

地球的高山

很多科學家相信地球的表面曾經不及目前那麽參差不平,各大陸曾經是相連的。今日世界各地的高山,例如喜馬拉山、阿爾卑斯山、安第斯山和洛磯山,可能並非一向都這麽高。
例如《科學月刊》表示有些科學家相信地球的較早時期“地上並沒有高山形成地理上或氣候上的障礙。”有許多證據顯示地球的表面經歷過顯著的改變。甚至在近年來地球的表面亦經歷過相當大的變動。一場巨大洪水力量,有能力造成這種改變。

氣候的轉變

環繞地球空氣以上的水,使地球像温室一樣,包括兩極在內,温度會比較平均。洪水降下,地球的氣候自然發生激烈的改變。科學證據表示曾有這樣的一場激烈改變發生嗎?有。事實上這場改變分顯著,不過地質學家通常把這場改變稱為冰河時期,他們的描述跟挪亞時代的洪水完全吻合。
例如法語《生物世界的衰落》一書中説:

“(地球曾一度)在每個緯度的地方均享有同樣温暖潮濕的氣候。……海島和大陸都佈滿不斷生長的繁茂植物。……起初夏季和冬季的温度只有很少的差别。在格陵蘭島北緯70°之處曾掘出無花果樹,在西伯利亞則發現棕櫚樹的遺蹟。”——1941年版,12,13頁。

突然而來的大毁滅

發掘者曾發現有無數動物的屍首和骸骨一同埋藏在地裏。很多時這些埋在一起的動物是通常並不會群集起來的。牠們被埋的情況顯示牠們是在同時喪生的,然後被一種巨大的力量掃在一起。
關於在亞拉斯加所作的這種發掘,F.C.希賓教授説:
“證據顯示曾有空前猛烈的大氣騷動發生,毛象和野牛均同樣地似乎被一隻大發雷霆的宇宙巨所撕裂扭曲一般。……各種動物有如稻桿一般被撕碎和抛散各處,雖然其中有些是重達數噸的龐然大物。”16

在極寒冷的北部,例如西伯利亞,往往能掘出熱帶動物的屍骸。有些保存在堅冰中,就像是急凍類,保存得很好,在解凍之後仍然可以食用。動物裏和牙齒間還保存完整的青和花朵。在這些地區裏甚至找到古代的果樹,樹葉和果子均保存得很好。顯然這些樹木起初生長在温暖的氣候中;當各種動物在田野中吃之際突然有一場災難臨到將牠們完全殺死。

普世各地的洪水傳説

普世各地的人都有傳説論及一場洪水將全人類溺斃而只有幾個人得以逃生。

自古以來,中國就有很多關於大洪水的傳説。例如,西漢的《淮南子覽冥訓》記載了一則中原的神話,説上古曾發生淹沒天下的大洪水:“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法國人保羅•維亞爾記述了一篇彝族的洪水神話,説三兄弟和一個妹妹遇到淹沒天下的洪水,兩個哥哥各在銅箱、鐵箱內避水,箱沉淹死,弟妹在木箱內避水,得免於難。華人學者芮逸夫曾在論文中引述幾則苗族的神話,説天神發怒降洪水,世人盡被淹死,只兄妹二人藏身在葫蘆或瓜中而得救。後來兄妹二人結為夫婦,成為後世人類的祖先。另外,當代中國學者陳建憲曾分析443篇洪水神話,涉及中國43個民族,指出中國跟世界各國的洪水神話都由兩個主要內容組成:一是淹滅世界的大洪水;一是洪水後倖存的少數遺民重新繁衍出新的人類。由此可見,古時的中國人對普世的大洪水也留下了不可滅的象。

 

相關文章:

他們有沒有找到挪亞方舟?

他與上帝同行

挪亞的信心定了世人的罪

挪亞的“日誌”對我們有甚麽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