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麽有些人不想把耶和華的名字譯成中文?

從翻譯學看「耶和華」神的中譯爭議

轉載自 http://seventhousand.net/en/node/121

作者:rawls

有人反對用「耶和華」來翻譯希伯聖經的YHWH,視之為「錯誤」的翻譯,甚至危言聳聽為「妄稱神的」,至於其替代方案則是用「主」或「神」取代「耶和華」。

「翻譯學」角度的新觀點
相關的討論已經很多,本文只是試圖從翻譯學角度探討Jehovah或「耶和華」的翻譯是否必然是一種「錯誤」,以及用「主」或「神」取代的「替代方案」,是否是更忠於原文的「翻譯」?

YHWH先天上不可能「音譯」,Yehowah不宜視為「音譯字」YHWH的讀音早已失傳,YHWH這四個子音,先天上就不可能「音譯」,因此,後來學者將YHWH與「註」主後七世紀才發明的馬索拉母音符號Adonai(主)與YHWH「合成」新字Yehowah(Jehovah),或許就不
宜僵硬的視為「音譯」,而是保留了四個子音符號YHWH創造的新字。

Yahweh讀音只是「猜測」,不能作為「判準」
讀音已失傳,就不存在「標準讀音」作為「音譯」準確與否的「判準」,後來學者根據人名與神名連用的前(後)置字如Yah、Yahu和Yehu等推測出的讀音Yahweh(雅威),也只是一種「可能性」,至於中文譯音就更有「威、亞衛、耶畏、耶威、雅巍、耶赫維、耶和威」等多種譯法,其無法取得普遍性的認同亦在於此。

Jehovah是保留原始四子音,「象形」的「新字」
至於Jehovah若不視為「音譯」,就沒有「對、錯」的問題,毋寧是用原始的四個子音符號YHWH「形象化」的指向希伯來原文,至於和Adonai結合的發音,既不是以「音譯」為目的,就應許可其「任意性」。只要Jehovah這新符號能指向希伯來原文,也不引起其他歧義,從翻譯角度看就沒有什麼可苛責的。

「音譯」的「迷思」
在此也要檢討一下「音譯」的「迷思」,雖然「專有名詞」的翻譯一般是「音譯」,有人或許也有「神名」應「音譯」的觀念。但聖經「神」名自始就未必是採「音譯」,創一1的Elohim(以羅欣)這舊約(北方傳統)最普遍稱呼神的名字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基督教沒有以準確「密咒」召喚神靈的觀念
更重要的是,基督教從來沒有異教那種透過準確稱呼「神名」、精確發出「咒語」的原始發音才能召喚神靈的觀念。所以耶穌十字架上呼喊的「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可以記成亞蘭文「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可五34),也可以記成希伯來語的「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太二七46)。

使用哈利路「亞」(Yah)縮寫神名豈不大不敬?
若稱呼「神名」要求絕對「精準」,則聖經就不會有那麼多神名的「複合字」、「縮寫」,我們禱告的:哈利路「亞」(Yah)這神名「縮寫」豈不變成「大不敬」?神又怎會回應我們用「縮寫」神名Yah呼求祂,還賞賜寶貴的聖靈呢?如果Yah的「縮寫」神都接受了,Jehovah這「保留」YHWH的新字,神是否必然不接納呢?

耶穌」發音的百花齊放
再以「耶穌」為例,其發音的歧異性就更大,景教譯為「移鼠」、「翳數」,夠嚇人了吧?英文Jesus是希臘文Iēsous英語化而來,其發音已和希伯來語יהושע (Yehoshua)或耶穌常口語亞蘭語ישוע (Jeshua)有差異,遑論今天世界各地的人用自己母語所說的「耶穌」,就更難求其「統一」發音。

「語音」自然變遷趨勢不可擋
更重要的是,基督教再偉大也不可能阻止語言文字的自然演化,所以拉丁字母“I”後來變化另創出輔音字母“J”並影響英文,後來因而改變了英文Jesus的讀音。中文的「耶」字當然比英文更接近原始發音,但若以此指責英文Jesus「發音」錯誤,或許是又陷入了異教咒語那種透過百分百準確發音「接通」神靈的「迷思」了。

「主」不能精準翻譯YHWH原意
回到反「耶和華」翻譯者提出的替代方案,「主」或「神」是比「保留」四子音YHWH更好的方案嗎?YHWH有「使其成為」、「使發生」、「我行動故我在」之意,指向「神從無中造出萬有」、「神是萬有之源」「神無所不在回應人」、「成事者」等特質,這些原意都不是「主」或「神」能精準表達,英文的The LORD、中文的「上主」、「主」這種「義」譯,從翻譯學來看,未必有更高的準確性。

尊重已存在、已被普遍接受譯名」的翻譯學原則
翻譯學雖主張專有名詞原則應採「音譯」,但也尊重「已存在,並已被普遍接受的譯名」,Honolulu(檀香山)、Cambridge(劍橋)、Oxfford(牛津)都是典型案例。「耶和華」在華文世界使用已超過百年,也普遍被認知是基督及猶太宗教的至上、獨一神名,絲毫不會造成混淆,此時若標新立異使用未必準確的「雅威」,或用「主」替代,反而要引起困惑。

「我是主,這是我的名」不倫不類!
碰到像詩110:1:「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的情況,改譯為「主」就更加抝口及混淆,欽定本還可以用The LORD said unto my Lord加以區別,中文要如何區別?再如賽四二8「我是耶和華,這是我的名」,改譯成「主」簡直就不倫不類。更不用說閱讀時的「語感」,「主耶和華」改成「主上主」,何者更符合中文的特性?

近二百年中文譯本「耶和華」壓倒性勝出
我也稍微整理了部分中文譯本的YHWH譯名(參附註),以1885年Revised Version為翻譯藍本的和合本採用「耶和華」固不待言,即使其他中文譯本「耶和華」也幾乎是壓倒性的勝出。「耶和華」這「讀、寫混合字」或許不能滿足「固執」於「準確」音譯者的「不可能」要求,但中文「耶」字通「爺」,當父親解,當初譯者選中此字或許亦有其絕妙之處。

強指Jehovah是錯誤「音」譯不盡公平
語言的本質就是「約定俗成」,語音的「變化」更是所有讀過語言學的人都了解「不可擋」的趨勢。教宗猶流二世(Julius II)1506年詔諭將YHWH一律讀成Jehovah,只是基於溝通方便性「統一」讀音,從Jehovah作為保留原始四子音YHWH的「合成」字這過程來看,強指Jehovah是錯誤「音」譯其實不盡公平。更何況耶穌及使徒教會都沒有教導要「追求」精
準發出「神名」發音那種異教咒語的觀念。

更名不是換一本「聖經」而已,會造成全面性混亂
努力追求「神名」發音「準確性」雖然可以是一種值得尊敬的回到初始狀態的精神,但強迫放棄已深植非基督徒在內中文讀者觀念的「耶和華」譯名,早已全面性「浸潤」中文基督教聖詩、靈修讀物、各種文字、影音出版品的「耶和華」稱呼,所造成的「混亂」實難想像。

「耶和華」已根深蒂固直接聯結「虔敬」的宗教情感
一百多年來長期使用「耶和華」敬拜、用「耶和華」歌頌神,中文基督教社群已和「耶和華」根深蒂固、直接聯結、完全「本能直覺」反映的「虔敬」宗教情感更不是換個名字可以替代的。

要不要順便「改正」百種語言譯名?
有人整理過至少99種語言不避諱YHWH神名,如IÁHVE葡萄牙語、JAHVE匈牙利語、JEHOVÁ西班牙語、JEHOVAH荷蘭語、JIOVA斐濟語、UYEHOVA祖魯語、YAHOWA泰語、YEOHOWA韓語等,反「耶和華」譯名的人,要不要逐一檢查這些「讀音」是否符合其「想像中」的「標準」讀音,再一一要求「改正」?

強用不夠忠於原意的「主」,尚欠說服力
用「主」替代YHWH雖有通用的舊約希臘文譯本《七十士譯本》Kurios(主)的前例,但其結果是造成神與基督的混淆。強用在「義」譯上不夠忠於原意的「主」來替代中文讀者早已普遍了解其意義指向時間、空間上「我是自有永有」者的「耶和華」,不論就翻譯學、宗教經驗的「延續性」來說,這種主張目前仍是缺乏足夠說服力的!

___________________

請想想以下問題:

為甚麽有人反“耶和華”? 千方百計要塗沒他的名,造成混淆,真正居心是甚麽?
另一方面,耶和華既然是全能的上帝,他容許甚麽人念出他的名字,禁止哪些人念出他的名字?
他會怎樣做,使他的名字永誌不忘?

埃及記 5:2 法老反問説:“耶和華是誰? 為甚麽我要聽從他的話,放以色列人走? 我根本不認識耶和華,也不會放以色列人走。”

以西結書 14:7, 8 我耶和華就必親自回答他。 我必向那人翻臉,使他成為鑑戒和笑談,我要把他從我的子民中剪除,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瑪拉基書 3:16 那時候,敬畏耶和華的人彼此交談,耶和華留意細聽。凡敬畏耶和華的人、思量他名的人,都有名字記錄在他面前的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