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問事是真的嗎?

玄秘術背後的神秘性

五百年前,被指控巫術的人成了宗教裁判所的審訊目標。教皇在1484年頒給宗教裁判者的詔令授權給他們去搜捕行巫術者。後來有一本題為《巫師之錘》(Malleus Maleficarium)的書出版,書中把巫術列為比異端更壞。結果有數以千計的人被處死。

在現代,對於科學所無法解釋的事情,一般人在態度上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態度的轉變可以追溯到1848年,當時美國紐約州有兩個女孩,瑪嘉烈和凱蒂·霍士兩姊妹,在她們的小别墅裏聽到神秘的叩門聲。她們認為也許是靈界試圖接觸她們,於是求問一套密碼,可以藉此作清楚的溝通。溝通建立之後,信息隨之而來。

這些經驗的消息傳遍遠近,人們對怪異事物的興趣也為之大增。結果之一是,巫術被組織成為宗教,並且吸引了不少渴望與已故親者取得接觸的人士。

對怪異事物的研究

另一結果是,有些人集會結社,以科學態度去研究超自然事物。這種研究稱為通靈學或通靈研究。

有一段頗長的時期,主流科學曾經擯斥這種研究。可是,後來在1882年,通靈研究學會在倫敦成立。它宣布成立的目的是“要以沒有偏見或成見的態度,及以科學精神來探究人的能力;這種能力,不論是真實的或假設的,看來是無法以任何公認的假説去解釋的。”

由於近年來有些頗知的科學家參加研究超自然事物,通靈研究的形像已大為改善。有趣的是,1985年5月18,愛丁堡大學宣布委任美國心理學家莫斯(Robert Morris)博士為通靈學教授。《星期電訊報》譽之為未知事物的教授。雖然把通靈學提到這樣的地位曾招惹批評,但《新科學家》週刊指出:
“在英國各大學,通靈學看來並非新的學科。該門學問的領導團體,通靈研究學會(SPR),在兩年前已慶祝它的百年紀念,且與其他學校有密切的交往。SPR的第一任會長是西奇威克(Henry Sidgwick),他乃是劍橋大學的倫理學教授。自那時起,在50多位會長之中有28位曾任大學教授,其中兩位是諾貝爾獎金得獎者。英國的44間大學中有8間在近期已進行通靈術研究。”

當然,通靈學仍然未受到各大科學機構正式承認,也未能享有與物理學同等的地位。事實上,不少人聲稱所謂怪異經歷是絶無其事的。

僅是騙局嗎?

不錯,有些聲稱是玄秘力量所促成的經歷其實只是騙局而已。例證之一牽涉到一位牧師的四個年輕女兒和她們的女僕。當時一位少女被差遣到房外。其餘的與實驗者同在一起。她們選中一個物體,例如紙牌。外面的少女被邀返回房內,以所謂移情作用去辨認所選的物體。對物體形狀的描述通常是猜對的。可是,數年之後,她們受到通靈研究學會的成員考驗,其中兩名少女承認訛騙,她們猜對是由於使用視、聽線索的緣故。

在較近時候,魔術家蘭迪(James Randi)設下一個計謀去表明甚至經驗有素的研究家也可以被騙。他安排兩名年輕魔術師去作弄菲利普斯(Peter Phillips)博士——在通靈術方面主持各種實驗的華盛頓大學物理學主任。“我一直相信愛德華兹(青年魔術師之一)沒有碰過我裏的鑰匙就能把鑰匙弄曲”菲利普斯寫道。可是,正如他在後來承認,他顯然是被騙了。魔術師聲稱他們的異能只是變戲法而不是具有超自然能力。

顯然此類的騙局有不少例證。可是1982年艾利遜(Arthur Ellison)在一次會長致詞中對通靈術研究協會堅稱“有最佳的證據表明,若干經歷與反映這個宇宙的正常經驗的現代科學模式絶不相符。”在這些經歷背後的神秘力量是甚麽呢?

是頭腦的能力嗎?

有些人認為,頭腦潛藏的力量可以集中起來做出異乎尋常的事情。可是,頭腦有能力可以推動桌子、移動靈應盤的指針、弄曲金屬物體或發射力量去做出這一類的事嗎?

在一篇題名為“靈應盤神秘性的幕後秘密”的文章中,魔術家戈登(Henry Gordon)寫道:“原來,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存在,它與超自然力量無關。

“在心理學上,這種力量稱為自動作用,”戈登説。“自動作用是對潛意識的一種機動行為或肌反應。……這種心理學上的過程與許多所謂的通靈現象有關。”
很多人也作出這樣的聲稱,例如,武功高能够運用他們所謂的“氣功”。武術雜誌《黑帶》指點讀者説:“要學習運行你的‘氣’或腦力,集中在一點[下腹]之上,伸出手臂。想像有水或能力從這一點流出,通到手臂和指尖。”

《黑帶》説:“一個人只要這樣繼續練‘氣’,徒弟就絶不能勝過他。合氣道[武功之一]的創立者(Morihei Uyeshiba)雖然已屆八餘歲,卻仍然沒有敵手。他能够同時打倒二名壯漢。他越老越强。……因此我們必須把‘氣’附加在五種感官之上。”

但是人的頭腦真的是這種特殊能力的來源嗎?它真的能使人作出科學無法解釋的奇事嗎?

那麽,請考慮一下在英國倫敦英菲特市發生的鬧鬼事件。通靈研究協會曾對此加以研究。關於這種活動,寫過幾本討論超自然現象的書的作者英格利斯(Brian Inglis)解釋説:“神秘的響聲、家具的移動和破裂往往延續數週之久;這使研究者能够憑着各種複雜的錄音儀器之助使鬼屋變成有如實驗室一般。”

在英菲特市的事例中,當事人自願接受研究。可是,據兩位研究者所稱,研究的對象卻絶不合作。英格利斯寫道:“它以搗亂觀察者作為惡意的娱樂。例如,錄音機受到干擾或損壞,有時損壞的方式是製造商前所未見的。”

這樣的經歷充分表明事情牽涉到人腦以外的能力。能力若是從人腦發出,那個人既然願意接受研究,又何必要搗亂觀察者的努力,使他們的錄音儀器失靈呢?
無可否認,人腦是個奇妙的器官;關於它,我們還有許多未知的地方。可是,人腦無法發出能力去打擊、舉起或移動物體;若沒有正常感官的協助,人腦本身對事物就無法獲知。

因此,據科學研究所得,超感覺力的現象的確以多種形式存在,雖然它怎樣運作仍未為人所知。在科學家看來,它仍然是個神秘的謎。

這種力量的來源是甚麽?聖經給了怎樣的答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