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和合本聖經》是怎樣來的?

現在通用的中文聖經和合本聖經,又稱為《和合本官話聖經或《國語和合本聖經,是多年來漢語世界最通用的聖經譯本,自從一九一九年出版以來近一百年,影響無數的中國人。

自從1822年首次有全本漢語聖經翻譯完成並出版後,幾個不同的漢語聖經譯本相繼出版。各教會都看出衆多版本實在對傳教不利,渴望有一本統一的聖經譯本。外國傳教士曾經嘗試作出努力。1858年出版的《委辦譯本》(Delegate’s Version)《新舊約全書》是首次集眾教會之力合作翻譯的成果。

英國傳教士嘗試推廣《委辦譯本》,因其譯文優美,教會甚至曾將這譯本兩度進獻於清廷,希望像《英王欽定本》一樣,確立這個譯本的地位。可是美國傳教士不喜歡《委辦譯本》,覺得這個譯本不夠忠於原文,又認為需用較淺易的文言重譯。

當時中國經歷過洋務運動,大量引入西方學術知識,正在醖釀新文學運動,一改千多年來漢語的書寫方式,從文言文改成白話文。因此各教會決定放棄文言文寫成的《委辦譯本》,用白話文,當時稱為官話,重新翻譯聖經。

和合本聖經翻譯時白話文還沒有成形,這個聖經譯本可說是奠下了白話文的基礎,界定了中文是怎樣書寫的。

中文和合本聖經

1919年和合本聖經在中國面世,引起發行中文聖經的熱潮。很多人也是用和合本來識字,千千萬萬中國人得以認識聖經的真理,認識耶和華耶穌基督信心得以堅定。

《國語和合本》,初時稱《官話和合本》,因當時尚未有「國語」一。委員會在翻譯官話譯本時,官話尚未有確切的書面形式,委員會需要商量採用一個共通形式。主席狄考文主張文體要貼近官話口語。他也設計了聖經中的標點,除傳統句讀的句點(。)和逗點(、)外,增加了圓點(.),作用如同英文的分號和冒號。狄考文逝世後,委員意識到官話逐漸取代文言成為書面語,《聖經》官話譯本或會成為重要作品,因而把譯文全面修訂,使得譯文更具文學風格。1919年4月出版《官話和合譯本》。1939年改名為《國語和合譯本》。

1962年,正式書題從《新舊約全書》改為《聖經》,又修訂極個別字詞。段落用新式排列,前版每段都用圓號分隔,新版除了少數段落外,每段都開新行。每段前加黑體字標題,取代前版用小字在書眉上標示段落大意。排版從一欄改為上下兩欄。每卷書後加入插圖。原版引號款式為一勾一點(),新版用空心方角(即直排的雙引號﹃﹄)代替。前版新約引用舊約話語,在書眉注明舊約章節(比如馬太福音1章23節注有「賽七〡〤」,表示該句出自以賽亞書7章14節);不過縱使新版開首的凡例中,仍寫有引用舊約時注上章節等語,但已不再如前版般注上引文的出處。1962年的版本,是現在正體字和合本中最常用的版本。

和合本聖經富善


富善
Chauncey Goodrich

 

富善(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是和合本翻譯委員會的其中一個主要成員。從他的背景可以看出當年把聖經翻譯成漢語的前輩要經歷多大的困難,要有多大的決心和獻身精神

富善原籍英國,祖先在1643年移民美國。富善的父母定居於美國麻,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家裏務農。

富善生於1836年,在七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二歲時立志到海外傳道。富善自小就和其兄弟一同幫忙農牧,這些農業技術後來有助於他在中國生活。多年後,當富善在中國當傳道時,住在中國北方,他就在空閒時栽種蔬菜果樹,飼養家禽,克服物質供應的困難,改善生活條件。他在神學院研修過希伯來文,有助於以後做翻譯聖經的工作。

年輕的富善看見中國的需要,決定要來到這個廣大的地區傳道。他在1864與碧(Abbie Ambler)結婚。次年與妻子來到中國,先在北京傳道,因妻子水土不服,身體欠佳而調往通州。富善在當時的華北大學(North China College Tung Chou)與道學院(Gordon Memorial Theological Seminary)教學並擔任道學院教務長。

富善熱愛中國人,為了容易接觸中國人,推廣傳道工作,富善在生活習慣上盡量接近中國人。他像中國老百姓一樣留長辮子,穿長袍短褂,頭戴小帽子,並且努力不懈地學習中國語言。他仿效小孩子學說話的過程,留心別人講話的音調,自己設計一套記錄音調的辦法,從簡單的字開始,漸漸到詞句與成語,反復練習,隨時隨地向街上的人學講話,然後記錄下來,回家反復練習記憶,不停地生動運用。子有功,他的北京話就講得十分標準和流利。

富善在中國的子並不是一帆風順。他的第一任妻子在婚後十年得病去世。第二任妻子在婚後四個月因患斑疹傷寒病逝。1880年,富善與來自美國,比他年輕十九歲的宣教士Sarah Bordman Clapp結婚,婚後留在通州,結婚多年才生下第一個兒子,取名昌西。

1888年,傷寒和痢疾在通州相當猖狂,死人無數,當地有五位內地會的宣教士就因傷寒逝世,富善的兒子昌西,是年才一歲,不幸也因痢疾病逝,使富善夫婦非常傷痛,後來神再賜給他們三個兒女

1900年,義和團作亂,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拳匪所殺,富善一家逃難到北京。富善把孩子送到天津,再到日本神戶。為了翻譯聖經,富善仍舊回到中國,由妻子把孩子送回美國。兩年後,富善回美國休假,一年期滿,留下十一歲的大女兒在美國讀書,與妻子帶着二女兒露西和小兒子回中國。

翻譯聖經

1890年,聖經公會在英美宣教士中,物色有希伯來文與希臘根基,又熟悉中文的人來重新翻譯新舊約聖經。

1891年,富善被任命為和合本官話聖經的翻譯委員。和合本翻譯委員包括來自各教會的人,前後共有十多人,每個委員帶着自己的中國同工參加翻譯。在漫長二十多年的翻譯過程中,由於他們工作繁忙,都是兼職,有的後因年紀漸漸老邁,健康體力不如前而請辭,有的病逝,故此,委員會的人選一直不穩定。1900年,義和團作亂,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殺,其他的宣教士均要避難逃亡他處。雖然如此,經過十六年千辛萬苦的努力,和合本新約聖經終於在1907年出版了。


狄考文
Calvin Wilson Mateer

 

1908年,因聖經翻譯委員會主席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逝世,富善被任命為委員會主席。他辭去了道學院所有的工作,專心致力於聖經翻譯的工作。自1912年,差會答應了委員們的要求,不給他們任何其他的工作,讓他們可以全職從事翻譯,因此,舊約聖經翻譯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1918年,和合本舊約聖經定稿,聖經翻譯委員會解散,富善繼續負責至出版為止。

1919年,和合本新舊約聖經全書經過二十八年之久的翻譯工作,終於面世了,而富善已是八十二歲高齡。委員當中,只有富善從頭到尾都有份參與,又有夠長的壽命看到整本聖經翻譯本的出版。

富善一生為主辛勞,盡心盡力,流淚撒種,並沒有看見太多的功效。義和團之亂已經過去,中國教會正在蓬勃生長,但錯誤宗教的勢力在古舊的中國仍然根深蒂固,多神論,拜祖先,鬼神偶像之風極度盛行,反對宗教的暴風也在慢慢地醞釀。在以後的日子,基督徒經歷了無數的試煉與迫害,但是上帝的話語已藉着聖經和合譯本在中國扎下了極度穩固的根基

和合本在"舊約"部分忠實地把耶和華的聖名翻譯出來,共有六千多次。在新約部分,在啟示錄19:1節的腳注裏,耶和華的名字出現了一次,解釋"哈利路亞""就是要讚美耶和華的意思"。由於和合本流傳廣泛,因此耶和華的聖名在中國的基督徒當中根深柢固,不能滅。自1919年後還有許多不同種類的聖經譯本先後出版。有些試圖刪除耶和華的聖名,把名字改成"永恆主""上主"等。但耶和華並沒有容許中國人遺忘他的名字,這些譯本始終沒有流行起來,直至2001年漢語的新世界譯本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