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5

安慰痛失親友的人——我應該壓抑自己的感覺嗎?

一位失去至親的人説:「在我的國家裏,父母自幼就教導孩子不可以在公衆地方流露感情。我的父親曾經是軍人。還記得我小時候每當弄傷了,他都會狠狠地對我説,『不許哭!』我家裏有四個孩子,但我卻無法記得小時候母親吻過或擁抱過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在我56歲那年我父親去世了。我感覺非常悲痛,但起初卻哭不出來。」

在有些文化裏,人慣於公開流露感情。不論快樂或憂傷,他們都讓别人知道他們的感覺。另一方面,世上有些地方的人習慣壓抑感情,尤其是男子,自幼就受教導不要將自己的感覺流露出來。他們會故作鎮定,喜怒不形於色。人們也慣常對喪親的人説「節哀順變」,也就是勸他們不要太哀傷。但如果你失去至親,表達悲痛是不對的嗎?聖經怎麽説?

聖經記載哭泣的人

聖經記載裏的人主要是生活在地中海東部地區的人,是一此富於表情的民族。聖經裏記載了不少公開表露悲傷的例子。大衛王曾為他的兒子暗嫩被殺而哀傷,聖經説他「大聲哀哭」。(撒母耳記下13:28-39)大衛忤逆的兒子押沙龍試圖篡奪王位,後來卻兵敗身亡,大衛卻為押沙龍的死悲痛不已。聖經的記載説:「[大衛]王聽了就心裏悲痛,到城樓上的房間哀哭。他邊走邊説:『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巴不得替你死!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撒母耳記下18:33)大衛像任何正常的父親一樣表示傷痛。父母往往寧願自己死去,但求救回兒女的性命!白頭人送黑頭人,特别令人哀傷。

耶穌對摯友拉撒路的死有甚麽反應呢?聖經説他走近拉撒路的墳墓時,禁不住哭起來。(約翰福音11:30-38)後來,抹大拉的馬利亞在走近耶穌的墳墓時也哭起來。(約翰福音20:11-16)很多由於不知道過世親友的情況,在親友去世都會傷痛欲絶,但基督徒明白聖經説的復活希望,卻不會悲傷過度。但基督徒都是正常人,有正常的感情,雖然他們懷有復活的希望,也會因親友去世而悲痛。(帖撒羅尼迦前書4:13,14)

哭還是不哭

我們的反應又怎樣呢?你發覺很難表露自己的感情,或令你感到很尷尬嗎?關於哭還是不哭,一般心理顧問提出甚麽建議呢?他們的觀點往往跟聖經裏受上帝啟示的智慧一樣。他們説,人應當表達而非壓抑自己所懷的悲傷,就像聖經裏古代一些忠心的人物,例如約伯、大衛、耶利米,都曾表達自己內心的悲痛。他們絶沒有壓抑自己的感覺。避免跟别人接觸也是不智的。(箴言18:1)當然,也要考慮在不同的文化裏人們以怎樣的方式表達悲痛,也要考慮當地流行的宗教信仰。

如果你想哭又怎樣?要知道人生來就會哭。哭泣是人之常情。請記得拉撒路病死的時候,耶穌「心裏悲歎,分難過……不禁掉下淚來」。(約翰福音11:33,35)親友去世時,哭泣是很自然的反應。

看看安妮的經歷可以更明白哭泣是怎樣的。她是一位母親,她年幼的女兒蕾切爾死於嬰兒猝死綜合症。她的丈夫説:「我感到很意外,葬禮時身邊的人都泣不成聲,我和安妮卻沒有哭。」安妮回應説:「當時我們真的沒有哭,我以為我們都哭够了。真正的打擊是在悲劇過去了一段時間後,當我單獨一個人在家裏時,才突然感到十分悲傷,結果哭了一整天。但這對我很有幫助。我哭完之後,感覺好得多了。我失去了小寶寶而感到悲傷,這是很自然的。我真的相信要讓悲痛的人盡情哭泣。很多人不加思索地勸人『節哀順變』,但這樣的話其實對悲傷的人並沒有甚麽幫助。」

有些人的反應

有些人喪親時有其他的反應。看看朱厄妮塔的例子。她很明白失去嬰孩是怎樣的滋味。她曾經五次流産,後來又懷孕了。但很不幸,她由於汽車失事入院留醫,她當然感覺十分擔心。兩週之後,她的産痛開始,但卻比預産期早得多。不久後小瓦妮莎出生了,體重卻只有兩多一點。朱厄妮塔回憶説:「我太開心了,我終於是個母親了!」

但她的快樂卻十分短暫。四天後,瓦妮莎夭折了。朱厄妮塔回憶説:「我感覺十分空虚。我失去了做母親的機會。我覺得自己有所缺欠。回到家裏後,看見我們為瓦妮莎所預備的房間和為她買的小內衣,特别感到心痛。我在接着的兩三個月不斷回想她出生的情況。我不想跟任何人接觸。」

這樣的反應有點極端嗎?别人可能很難理解朱厄妮塔的感覺。但經歷過喪失初生嬰兒的人也會告訴你,她們為夭折的初生嬰孩悲傷,跟喪失一個幾歲的孩子一樣痛苦。因為孩子就算還沒有出生,他的父母在很久之前已經開始深愛他了。孩子跟母親有一種特别的親密連繫。嬰兒一旦夭折,母親感覺失去的是一個真正的孩子。别人需要明白這件事實。

你可以怎樣受憤怒罪咎感所影響

另一位母親喪失了六歲大的兒子,她的兒子因先天心臟病而猝死。她回憶當時她的感覺,説:「我經歷到一連串的反應:麻木、不肯相信、有罪咎感,然後惱恨丈夫和醫生,因為他們沒有及早察覺孩子的病情有多嚴重。」

憤怒也許是悲痛的另一個表現。喪親的人也許會遷怒醫生和護士,覺得他們沒有盡全力照顧死者。他們也可能遷怒其他親友,由於對方説錯的話或做錯的事而大大發雷霆。有些人惱恨去世的親者,因為親者在生時忽視自己的健康。絲特拉回憶説:「我記得丈夫去世時我多麽惱恨他,因為情形本來明明是可以避免的。他的病情相當嚴重,但他卻不理會醫生的勸告。」喪親的人有時會因為死者造成負擔,而對去世的人感到憤怒。

有些人卻會感到內疚,責怪自己,將親友去世的責任歸咎於自己。他們也許會想:「如果我迫他早點看醫生」「如果我帶他看另一個醫生」「如果我勸他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他就不會去世了。」

有些人更加會感到另一種罪咎感,特别是當親友突然去世的話。他們會回想以往,他們曾經向死者發怒、跟死者爭吵,或者在親友在生時沒有盡自己的責任。這時候都無法挽回了。

很多喪失兒女的母親都經歷漫長的憂傷過程。不少專家指出,孩子的夭折對父母的一生,特别是對母親來説,會留下了永久的創傷。

喪偶之痛

丈夫或妻子去世,對未亡人來説大概是人生最痛苦的經歷,特别是當雙方親密地一起生活的時間越長,所感到的痛苦就越深。夫妻一方去世,他們向來的整個生活方式都終止了。他們以往一同旅遊、工作、娱樂,甚麽都相依相伴,但現在已經甚麽都完了。

尤妮斯的丈夫因心臟病突發去世,她回想她當時的感受。「我麻木地渡過了第一個星期,像行屍走一樣。我甚至失去了味覺和嗅覺。我仍然能壓抑所有的感情繼續思考。我親眼看着醫護人員為我的丈夫施行急救,看着他去世,所以我並沒有否認他已經不在的事實。可是,我感到極度的挫折,彷彿目擊一輛汽車掉落懸崖,卻無法制止。」

她有哭泣嗎?「我當然有。特别是我讀那些親友寄來的慰問卡時,每讀一張都會哭起來。我就是這樣渡過那一段子。别人總是問我有甚麽感覺,這實在沒有甚麽意義。不用問都知道我感到非常痛苦。」

甚麽幫助尤妮斯渡過這段憂傷的時期呢?她説:「在潛意識裏,我告訴自己我決定要堅强地活下去。可是,每當我想起我再不能跟我那熱愛生命的丈夫享受生活,我仍然感到十分悲痛。」

不要讓别人指揮你……

《道别——何時及如何説再見》一書的作者提出勸告説:「不要讓别人指揮你該怎樣做或者該有甚麽感覺。每個人感受悲痛的過程都不同。有些也許認為並告訴你,他認為你過度悲傷或不够悲傷。要原諒他們,不用認真對待他們説的話。如果你强迫迎合别人的看法,故意裝出别人期望的樣子,就會妨礙自己恢復感情健康。」

不同的人會以不同方式應付傷痛。沒有一種方式好過另一種。但如果哀傷的人開始感到心灰意冷,無法適應現實環境,那就有危險了。這時候他們可能需要富同情心的朋友的幫助。聖經説:「真朋友時刻顯出愛心,像兄弟為共患難而生。」因此,不要介意向别人求助,向朋友抒發自己的感受,甚至痛哭一場。(箴言17:17)

悲痛是對親友去世的正常反應,因此讓别人看見你傷心並沒有甚麽不對。但哀傷過後,還有些現實的問題需要解答:我可以怎樣在生活上適應悲痛呢?我可以怎樣應付憤怒和罪咎感等反應?甚麽可以幫助我忍受親友去世的傷痛?接着的文章會回答這些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