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古代

耶弗他和基甸的經歷有甚麼分別?

耶弗他基甸都是士師,他們兩人卻有很强烈的對比。

 

家境

基甸的家境不錯。雖然他謙虛說:「我家族在瑪拿西部族中是最小的,我在我父家也是最小的。」但他其實是頗富裕,很受人尊重的。首先聖經記載了他在酒醡打小麥。他的家有田地,也有葡萄園和酒醡,財産不少。另外,他父親約阿斯立了一個壇和神木,大家都來拜。約阿斯說了幾句話,來找基甸算賬的人就罷了,可見他是一個深受尊重的人,是鄉紳一類的人物。另一方面從基甸有幾多個兒子就可以看出他多麼有錢。

 

耶弗他的出身就差得多了。士師記11:1指出他的頭銜說:「他是妓女的兒子,基列是他的父親。」簡直是罵人的髒話。他的兄弟把他驅逐,不把任何産業分給他。他是個流亡的人,無人尊重。要不是為了打仗,根本無人會理睬他。

 

兒女

耶弗他只有一個女兒,大家都知道了,那麼基甸呢?

 

士師記 8:30:「基甸有七個兒子,都是他親生的,因為他有很多妻子。」

可是,他其中一個兒子「亞比米勒用這些銀子雇了一班自高自大的無業遊民跟隨他。5 他到了父親在俄弗拉的家,把他的兄弟,耶路巴力的兒子七十人都殺在一塊石頭上,只剩下耶路巴力的幼子約坦,因為他躲了起來。」(士師記 9:4, 5)

 

亞比米勒作王幾年後也戰死了。基甸家結果也沒有剩下很多兒子。

 

耶弗他為他的女兒選了最好的福分。

 

由於基甸的地位,他兒子亞比米勒卻妄想作王,為全家帶來災禍。

 

怎樣對以法蓮人

以法蓮人真是一族又强大又邪惡的人,作戰時不來幫忙,戰勝後卻要爭功勞。

 

(士師記 8:1-3) 8 以法蓮人對基甸説:“你去跟米甸人交戰,竟不召集我們同去,你這樣待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極力挑啟爭端。2 基甸對他們説:“我所做的怎比得上你們呢? 在以法蓮所拾的,不是比在亞比以謝所收的葡萄還好嗎?3 上帝米甸人的首領俄立西伊伯交在你們裏,我所做的又怎比得上你們呢?”基甸説了這番話,他們的怒氣才平息下來。

 

基甸好言勸走他們

 

至於耶弗他

 

(士師記 12:4-6 4 於是耶弗他召集所有基列人,跟以法蓮人交戰。基列人擊殺以法蓮人,是因為以法蓮人説,“基列人啊,你們住在以法蓮人和瑪拿西人中間,不過是從以法蓮逃亡的人罷了”。5 基列人搶在以法蓮人前頭,佔據約旦河各渡口。逃脫了的以法蓮人要是説:“讓我過河吧。”基列人就問他:“你是以法蓮人嗎?”如果他説:“不是!”6 就對他説:“請説‘示播列’。”以法蓮人因為咬字不準,就説成“斯播列”。基列人把他們捉住,在約旦河的渡口殺了。那時候,以法蓮人被殺倒下的有四萬二千人。

 

耶弗他毫不留情。

 

擁護正確宗教

無疑他們都是愛耶和華的。但從他們得勝後所做的事,看到還是耶弗他比較關心正確的崇拜

 

基甸得勝後做了甚麼呢?

 

(士師記 8:27 ……基甸用這些金子做了一件聖褂,放在他的本城俄弗拉以色列人都在那裏跟聖褂行邪淫,這就成了基甸和他一家的網羅。

 

他是為了炫耀嗎?不知道,但顯然是留下了一個負資産給以色列和他自己的家人,為後的災禍埋下伏線。

 

為甚麼耶弗他要起那一個誓,獻出自己的女兒呢?

了解過耶弗他的出身後,我們可以想像他的自卑感,他渴望在耶和華的國家裏有一個位置,卻不被接納。

 

摩西律法規定

申命記 23:2 2 “私生子不得加入耶和華會眾;他的子孫直到第十代,也不得加入耶和華會眾

(申命記 23:18 ……妓女所得的酬金,或犬類所得的穢錢,無論為了履行甚麼誓言,都不可帶進耶和華上帝的殿裏,因為這兩樣都是耶和華你上帝所憎惡的。

 

在平日,耶弗他想獻一個親人到上帝的聖幕服務,相信是不可能的。若不是為了這個特別的誓,看在耶弗他剛剛為耶和華作戰得勝,誰都不會理會他。

 

我們可以這樣猜想:耶弗他很想證實耶和華接納他,於是他許願說,如果你容許我為你作戰,請你在我的家人中選擇一個(第1個),接納他在聖幕裏為你服務吧!

 

反正他並不是為自己作戰,只是為他兄弟作戰,為保護以色列人。他自己本是流亡的人,也沒有甚麼産業。

 

想像,如果出來的是一個不相干的僕婢,耶弗他應該會很失落,認為耶和華始終還是看不起他,不接納他。

 

那為甚麼他看到自己女兒出來就撕裂衣服呢?就好像一個要出嫁的女子離開前大哭一樣,不是不想嫁,但始終想到要離開家人,要作出犧牲,自然會難過的。

 

這個故事並不是說人起錯誓,接着後悔。

 

最後,值得注意是耶弗他女兒和撒母耳的關係。他們都在示羅的聖幕服務,他們彼此認識嗎?有可能的,他們的時間相隔60年左右。如果耶弗他女兒長壽,也許有份帶大撒母耳,在當日腐敗的人中給了撒母耳一些正確的指引。

 

但肯定的一點是,撒母耳就是士師記的執者,他記下耶弗他的故事時,肯定會想起他的媽媽哈拿